灰色清关:中俄、中亚边贸物流挥之不去的痛_中国政法大学俄罗斯法律研究中心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实务案例 > 贸易纠纷仲裁 >

灰色清关:中俄、中亚边贸物流挥之不去的痛

时间:2010-01-21 21:26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点击:
  

事实证明,远东地区的走私现象已经成为体制性的顽症。   

  目前通过纳霍德卡海关和东方港走私最为严重的货物有两种:冷冻生肉和其他民用产品,包括日用品、服装、电器、汽车等。在2005年以前,通过纳霍德卡和东方港的生肉走私达到了工业规模,冻肉通常以建筑材料名义报关,以及低的价格流入俄罗斯,然后再运到西伯利亚、乌拉尔直至欧洲地区销售。这类货物的走私模式如下:走私集团在中国购得冷冻的生肉后,通常先将货物运到韩国釜山港,在那里重新对货物进行包装、装船,并配备伪造的进出口合同、质检和卫生检疫证明以及其他相关报关所需文件,生肉产地通常填写为美国、加拿大或者巴西。货物到达东方港后,通过“灰色清关”或者干脆采取“黑色清关”,以极低的价格通过海关检验,最后极少部分在远东和西伯利亚地区销售,大部分被发往俄罗斯的欧洲部分,主要是莫斯科和圣彼得堡。 

  2005年9月4日,在纳霍德卡港口扣押了一艘韩国驶来的Semper Fidelis号货轮,货轮进港后进行货物报关,报关文件上指明船上运载的是758吨建材,但最后经海关突击检查发现,船上的货物是冷冻生肉,而且不是申报的758吨,而是2500吨。在当时的海关关长巴赫舍茨扬的坚持下,远东海关打算把此事作为重大刑事案件处理。但出乎意料的是,事发后,几乎所有滨海边疆区的强力部门都向海关说情或者施加压力,要求放货放人,结束刑事案件的调查工作。最终此案不了了之,货物得以放行,刑事案件因证据不足而结案。尽管如此,纳霍德卡海关关长阿列克谢·科特里亚罗夫被免职,巴赫舍茨扬指派自已的下属安德烈·库列绍夫担任这一职务。从此远东地区的生肉走私得到控制,2006 年第一季度正常清关进入俄罗斯的生肉数量达到3.3万吨(一年前只有5千吨)。据知情人士猜测,因为远东这条走私路线遭到封锁,俄罗斯的走私集团改走波兰途径,在冷冻生肉产地证上改填为波兰和其他欧洲国家。随后俄罗斯因进口生肉的卫生检疫证明为伪造,宣布停止进口波兰生肉,从而造成俄罗斯和波兰两国在生肉进口问题上的争端。 

  在远东地区另一种大宗走私货物就是民用产品。这其中包括中国生产的服装鞋帽、轻工产品、日用品、家用电器,日本和韩国的二手汽车等。远东海关在巴赫舍茨扬的指挥下,曾一次查获来自中国的150个车皮的走私货物。2005年秋天,远东海关再次查获一家俄罗斯公司的走私货物,一次性收缴42个集装箱的货物。如同以往,事后滨海边疆区强力机关和政府部门的高级官员屡次向海关施加压力,软硬兼施,结果遭到海关领导人的拒绝。 

  在远东地区,走私已经成为体制性现象,已经成为当地社会经济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滨海边疆区的大型区企业都已经解体,当地的主要收入来源就是贸易、日本二手车和渔业。而且类似纳霍德卡和东方港这样的港口城市,传统上不认为走私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仅以日本二手车生意为例,现在倒卖日本车已经形成一条完整的产业链:港口靠进口货物达到满负荷运转,运输、仓储业也因之兴旺,另外还有港口、仓库等各处的工人、管理人员、机修人员、各类相关的清关、运输和法律咨询公司靠着这个生意吃饭,最后还有终端的代理公司、销售人员,银行和其他金融保险机构等等。所以当初海关决定提高二手日本车进口关税时,引发了民众大规模的抗议行动。 

  其次,在当地工商界人士心目中,他们从不认为自己的行为属于走私。与90年代相比,当时进口货物没有任何验关程序、没有任何质检程序,自由进入俄罗斯市场,现在的"灰色清关"已经是在最大程度上遵守法律程序。在现有海关法规不完善、海关工作效率低下的情况下,中小型商业贸易企业小规模的进口货物不能叫做走私,而是海关合理避税。他们认为,由政府和强力部门官员参与组织的大规模非法进出口商业活动才是真正的走私。 

  俄罗斯从中国、荷兰、日本和波兰等国进口的货物走私比例最高,以货物价值计算,从中国进口的货物65%、从荷兰进口货物的45%、从日本进口货物的36%和从波兰进口货物的19%属于走私,“货色清关”货物的比例也从4%至46%不等。另据俄罗斯海关总署2007年的统计数字,在俄罗斯全年进口的服装和针纺类产品中,159亿美元的货物属于走私货物,只有不到40亿美元的货物通过正常渠道进入俄罗斯市场。 

  2007年10月,奥列格·萨福诺夫被任命为远东联邦区总统全权代表。在上任之前,普京总统曾叮嘱萨福诺夫要把清除远东地区经济领域中的犯罪现象作为一项重要任务,在这方面远东地区的情况为严重。萨福诺夫表示要从贸易的源头--海关抓起。看来在2008年这个大选年,俄罗斯联邦政府将加大对腐败和经济领域中犯罪现象的打击力度。  

  综合评述: 

  不规范的贸易秩序和复杂多变的社会环境给华人赴俄经商造成了不小的风险,但中俄两国经贸合作中存在的互补性潜力又吸引着一批批华商前赴后继地奔向俄罗斯。 

  中国社科院东欧与中亚问题研究所的经济学家陆南泉先生指出,俄罗斯是国际上公认的贸易风险较大地区,而中俄贸易间的机制也很不健全,比如银行结算、出口信贷保险、国际仲裁等机构的权威性较差等,贸易安全没有保证。同时,俄治安恶化、官员腐败、政府部门效率低下等一系列社会因素也为中国商人在俄创业设置了重重障碍。他强调,首先,中俄两国政府对这一系列问题应给予充分重视。 

  目前,俄罗斯对中国商品征收的进口关税平均税率是15%到20%,比中国对俄商品所征税率高出近3倍,中国商品要进入俄罗斯市场,并保持竞争优势,就不得不想方设法地降低税务成本。而近年来频繁发生的不愉快事件清楚表明,靠“灰色清关”无疑不是长久之计。 

  解决这一问题的根本办法是俄方主动调整对华关税。从今年1月1日起,俄罗斯已开始实施新的《海关法》。“包税制”是否会继续被俄联邦政府默许,目前已成了旅俄华商的一块心病。而随着俄罗斯争取入世的步伐加快,降低关税是大势所趋,以“包税制”等一系列不规范的贸易行为为特征的“灰色清关”,迟早会“寿终正寝”。

------分隔线----------------------------
推荐内容